葡京国际娱乐场 > 凡世歌 > 第二十二章 人情

第二十二章 人情

沈飞充满自信,缓缓抬手,剑罡扫过岩浆抬起,被它划过的山壁出现裂痕,猛然坠落,蕴含万钧之势,整个空间都在扭曲。
  
  “轰隆!”天摇地动,整个世界都在晃动,九龙之卵的表面在剧烈的撞击下现出一道裂缝,炙热的温度在裂缝中凝聚,“看吧,我就说能行的。”沈飞洋洋得意,却又一次感受到了九龙的情感:“或许这样也好,是时候做个了结了,我的孩子。”
  
  有关九龙之卵中孵化出的生物为何拥有吸收火焰的能力一直是一个秘密,最开始的时候,沈飞认为是它们一族特殊的存在方式,孩子靠着吸收父亲的能量而进化,成为君临于顶点的最强大的生命体;此刻清晰感受到九龙哀伤的心境,却忽然意识到之前的想法可能是错的,这其中大概存在着某种不能道与外人的隐情吧。
  
  深深为九龙感到悲哀,沈飞又一次抬起剑锋,五十丈剑罡轻松为他操控,几乎成为了毅力在深渊地穴之中的一道擎天柱。而与此同时,龙卵之内的生命体忽然之间鸣叫了起来,叫声锋锐刺耳,和自己在上方听到的声音如出一辙。
  
  沈飞知道,它是在寻求保护了,可不会给它这样的机会,剑锋又一次挥落,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险些将龙卵打碎,不过卵壳表面的裂缝在此次攻击之后,更加加深了,看起来离碎裂也就只有一步之遥。
  
  与此同时,温室中的虫卵一股脑的孵化出来,哪怕还没有培育完成,也提前孵化,呈现出千奇百怪地形状,除了之前见到的八足虫之外,更有着千奇百怪地,生长着巨大螯牙的虫子,虫子们凶狠嗜血,从石壁上狭窄的沟壑中露头,不要命地腾跃出来,扑向沈飞。
  
  其中大部分压根到不了沈飞身前,径直从身边滑落,坠入岩浆里惨死掉,另外一些扑到沈飞身上,被护体仙罡抵挡在外。沈飞释放主宰者威能,旋转身体,长达五十丈的剑罡扫过山壁,剃肉一般将他们一一杀死,毕竟是主宰者,沈飞在气吞山河卷内拥有着主宰一切的威能,普通生物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把它们消灭个干净,再调转头来面对九龙之卵,沈飞忽然发现,地底岩浆不安地翻涌,眨眼的时间里岩浆的位面已经上升了很多,似乎随时有着喷发的可能,而插入九龙之卵体内的钟乳石更是放射出璀璨的光,站在外面,能够清晰地看到炎流正在源源不断地透过钟乳石输送到九龙之卵内部,看起来在帮助它完成最后的突破。
  
  沈飞冷笑:“气吞山河卷呦,不管你的意志是否被龙卵的邪恶所渗透,与我这个主宰者作对都是不明智的,我虽然无法奈何到你,却可以让你的全盘计划落空。”
  
  调动主宰者的威能,通过这几次的出招,沈飞感觉所谓主宰者威能,其实就是与神卷的共通,在这里,他可以调动天地间的一切力量为己所用;只不知为什么,明明为自己控制,神卷世界却仍然孕育出了其他的意志要与自己对抗,完全不能理解。
  
  灼热的岩浆向上翻涌,沈飞刚毅的面孔被岩浆映照得有些狰狞,单手执剑,奋力下斩,五十丈剑罡不仅切碎了拦路的山体,也在岩浆中斩出一个缺口,“轰隆”一声,伴随着惊天动地的碰撞,九龙之卵终于裂开了,刺耳的尖叫从龙卵碎裂的地方传来,八道炎柱同时从岩浆中射出,呈合围之势包围了沈飞。
  
  后者单手向下,主宰者威能以泰山压顶之势笼罩周边,在外人眼里不可一视的炎流火柱便被硬生生地压制住,所谓的合围态势被轻易打破。与此同时,沈飞继续下摁剑锋,五十丈剑罡沉重而且锋利,斩在碎裂卵囊的表面,将它进一步破坏,只听“咔嚓”一声,剑罡破入卵囊之中,三道钟乳石石柱同时断裂,里面的生物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尖叫的声音几乎刺穿耳膜,导致周围山体簌簌发抖,碎石滚落,不断掉入岩浆之中,如同下了一场雨。
  
  沈飞看清了形势,深深知晓胜败在此一举,一方面释放主宰者威能不让岩浆上涌,将九龙之卵包裹进去;另外一方面下压剑锋,让锋利沉重的剑罡摧毁龙卵。
  
  两者齐头并进,终于产生效果,龙卵之内光涛阵阵,哀嚎之声连绵不绝,估计里面的生物已经坚持不了多久。
  
  就在此时,地面之下忽然传来了剧烈的能量波动,这股能量波动如此强烈,身为主宰者的沈飞也觉得棘手,凝目注视,竟是一道巨大的火焰泥流从地底深处喷发,逆天而起。
  
  “无论如何都要护住他吗!”沈飞冷笑,杀意大作,却不得不暂时收回剑锋,全力抵挡这来自地底的奋力一击。
  
  巨大剑罡横档在身前,炎流火柱被抵挡在外,不能伤害沈飞分毫,却争取到了足够多的时间,在火柱力量衰竭之后,沈飞再往下看的时候,卵囊已经碎裂,从其中诞生的胎儿紧握着拳头,慢慢沉入岩浆之中。
  
  令沈飞无法相信的是,这个胎儿双目之中没有瞳孔,和白羽一样,呈现出一片混沌之白,皮肤晶莹剔透,好似无暇美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从肩胛直到肚脐,当是被自己一剑之威所伤,伤口中流出的却不是血,而是滚烫的岩浆,汩汩外涌,始终没办法抑制。
  
  小孩四肢短粗,很显然是还没有成长完全,向着中间蜷缩,一动不动,咧着嘴,却不是在笑,仿佛在进行阴毒的诅咒,失去了瞳孔的眼睛充满怨恨地盯着自己,“我记住你了。”直达心灵的声音,它能够将意念传导到自己的内心深处。
  
  沈飞冷笑一声,关键时刻,他绝不手软,双手紧握剑锋,又一次向下挥斩,不屑地冷笑:“天真,你以为自己逃得掉吗。”
  
  长达五十丈的剑罡覆盖八方,垂直落下,九龙之卵之中诞生的不管是什么怪物,都已没有了生还的可能。沈飞决心已下,无论如何要将他击毙于剑下,不给山河卷酝酿的阴谋得逞。
  
  那个在火焰中诞生的婴儿,将岩浆当做安眠的温床,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抵挡主宰者的奋力一击,眼看就要惨死剑下。
  
  却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这一次的异变并非来自地**部,而是源于沈飞的内心,剑锋眼看着就要斩入对方的身体中了,忽然之间,一道灼热的气息在眉心深处燃烧,九龙的声音凭空出现,攥紧了他的下落的双臂:“留它一条生路吧,那毕竟是我的孩子。”
  
  以无上的威严,干扰了身为主宰者的沈飞,剑锋硬生生停止在孩童脑门之上一寸的地方,锋利的杀意将它的脑门切出了一个凹陷,位于正中间。
  
  孩童又一次惨叫,充满怨毒地望着沈飞,失去了瞳孔的眼睛看起来满是狰狞,岩浆翻滚,将它卷入其中,终于是保全了一条性命。
  
  沈飞没有深追,出奇的冷静,反过来问九龙道:“九龙,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那毕竟是我的孩子。”九龙的声音第一次失去了底气。
  
  “这个人情确实是你欠我的,而且很有可能我会为此丢掉性命。”沈飞出奇的冷静,语气严肃,“不过你必须告诉我,九龙之卵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从其中诞生的会是一个人类的婴儿。”
  
  “只是看着像人类而已,其实并不是。”九龙的声音疲惫。
  
  “不是人类?”沈飞疑惑,却听九龙道,“头生两角、目白一片,那是货真价实的神啊。”
  
  “神?”蓦然间想到了沉睡在玄女剑中的玄女,沈飞心往下沉,“你的儿子,是神?”
  
  “呵呵,沈飞呦,有些事情是禁忌,我真的没办法告诉你,不过今天的人情确实是我欠下的,你放心吧,我九龙身为万世王者,不会让你吃亏的。”
  
  “九龙,你必须告诉我真相……九龙!”沈飞在内心疾呼,却已经得不到回应,九龙的意识潮水般退去了,退回到丹海之中,混沌深处,“哎。”也只能无奈叹息。
  
  九龙发声,导致沈飞不得不停手,虽然因此卖了一个人情,却也留下了无穷的后患,在气吞山河卷内留下了一个能够威胁到自己的隐忧。
  
  他深感愤怒,狂啸怒吼,主宰者威能源源不断释放,在深渊内部狂轰滥炸,让脚下的岩浆不得不退缩,缩回到更窄更阴暗的地方。
  
  两脚凭空一蹬,沈飞“嗖”地飞起,笔直向上,携眷着的能量将沿路的所有生物摧毁,一个不留。沈飞来到地面上,几乎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到了地面之上,奋力挥拳,狂暴的能量汹涌奔袭,将山体打得崩塌,虽然随后又在弥合,不过总归是将心中的愤怒发泄出来了。
  
  沈飞手指青山,大声辱骂道:“好你个气吞山河卷啊,想要寻找外界的力量来对付我,没那么容易,我也要训练自己的帮手,看看咱们谁更厉害。”本来想着居中调停,地上、地下通吃的沈飞,眼见希望渺茫,自保堪忧,不得不改变计划,放手让地面生物发展,训练为打手,帮助他对抗来自深渊的威胁。
  
  只有如此。
  
  真没想到,入渊之前的自信在见到了里面的真实境况以后荡然无存,对于深渊中的生物,自己果然是没办法控制的,因为它们都是为了谋害自己这个主宰者而专门培养出来的异类。现在九龙之卵孵化,诞生出的怪物是自己体内九龙的克星,不是好事情啊。
  
  “必须时刻关注神卷内的动向才行,以防有变。”沈飞这样想着,恰好墨玉绝尘而来,不愧是野马之王,真是非常的聪明。
  
  沈飞想,既然神卷中的时间和外面世界不一样,那么大可以将墨玉、七小、燕儿全部放入卷中,特别是燕儿和墨玉,容它们在此处修炼进化,作为自己的眼睛和腿。
  
  打定主意,拍拍墨玉的颈子,与它亲昵,沈飞道:“玉儿啊,以前主人对你不够关注,以后不会了,你可千万不要埋怨我啊。”
  
  墨玉像是听懂了他的话,鼻子里往外喷出热气,不安分地来回踱步,沈飞开心地笑,又道:“等一会儿喂颗仙丹给你吃,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算起来,你现在应该正是壮年吧,如果能顺利突破限制进化成灵兽的话,就可以突破寿命的枷锁了,可如果没能突破的话,以这里的时间算下来,下次我再进入神卷,恐怕就看不见你了,墨玉,以你的聪明才智,我相信一定可以做到的,努力一点好吗。”
  
  抚摸墨玉柔软的鬃毛,感受它的体温,沈飞充满爱怜:“墨玉,答应我哦,一定要开启灵智,成长为拥有无限寿灵的一方巨妖,随我一起——名满天下!”
  
  “咴儿、咴儿。”墨玉抬起前蹄,兴奋鸣叫。
  
  沈飞踩着马镫,骑到它背上,勒紧缰绳,喊:“驾、驾!走喽,带我去找炼丹炉。”
  
  一骑绝尘,墨玉奔跑在陡峭的山道上,如履平地。
  
  片刻之后,便已寻到炼丹炉所在的地方,所谓老马识途,墨玉认路的本事也是一流的。聪明如它,沈飞觉得一定能够突破普通兽类和灵兽之间存在的那道门槛,往上迈出一个台阶的。
  
  来到燃烧的丹炉前,沈飞用土掩埋三昧真火,让火焰熄灭。三昧真火是神火,熄灭它的唯一办法是隔绝火种与火系元素接触的途径,为此需要隔绝。水和土都能做到这一点,眼下找不到水,所以只能用土。
  
  大量的土壤掩埋了火焰,不一刻功夫,不可一世的三昧真火就熄灭了,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显露无疑。
  
  铜炉却仍然灼热发烫,即便将仙力覆盖在体表,也有可能被灼伤了,为此沈飞只能盘腿坐下,耐心等待,等着温度降低的时候。日落月出,现在的他完全不在意于神卷之中耽搁时间,反正这里和外面世界的时间兑换完全不同,就算过个一两日在外面的世界大概也就是两三个时辰的样子吧。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