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国际娱乐场 > 狂魔啸 > 六、138 改天换地

六、138 改天换地

片刻之后殷雷长出了口气,随后他无奈的瞪了程思雨一眼,殷雷一生最重情字,他当年入魔也是因为珠儿的死讯,否则哪怕是他自己陷入生死之间也绝对不会有半点情绪波动。
  随后殷雷不顾帝藏大师在旁边上前将程思雨搂在怀中道:“思雨,你可能觉得我这样对他太残忍是吧?你是不知道当年他是如何对我的。”
  于是殷雷简单的将当年的事说了一遍,虽然已经过去了数十年,但当殷雷想初的一幕幕心中依然忍不住怒火升腾,而程思雨也听得脸色苍白泪流满面,这时的她已经激动的伏在殷雷怀中无声的痛哭起来,她实在是无法想象那时殷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情形。
  轻轻抚去程思雨脸上的泪水,殷雷温柔的道:“我的一生最在乎的就是你们,其它什么江山、金钱、权力我都不放在心上,等梓木关的战事了结再找到翩翩,我就带你们找一处人间仙境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听了殷雷的话程思雨破涕为笑,然后紧紧抱住殷雷的腰将脸埋藏在他温暖的怀中,就好象当年一样。
  就在这时,凉玉山再次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轩辕纵横……你杀了我……你杀我了……不要……不要再折磨……折磨我了……。”
  见他如此煞风景,殷雷心意一动凉玉山就不知道被挪移到什么地方去了。
  不过这时程思雨也不再好意思赖在殷雷怀里了,旁边可还有帝藏和十几位妖灵。
  “佛子,你已经完全练化了此珠,现在只要你一念之间此得就可以改天换在,现在这里怨气、阴气稍重,您看是不是……。”
  殷雷点了点头道:“大师说的不错,如果能把这里建成人间仙境,我也不用再去找隐居之地了。”
  说着,殷雷心中一动,所有土地以殷雷为中心向四周辐射慢慢都变得平整了,然后殷雷带着程思雨慢慢飞起,于是这一眼望不到边际庞大空间开始发生剧烈的变化。
  这个空间里的怨气也开始消除,可阴气不仅没有稍减反而还更重了。
  也就在这时,空中阴气中影影幢幢出现了无数的灵体,这些都是被帝藏大师所渡化的怨灵。
  殷雷想了想道:“以后你们都生活于此吧。”
  说着,他和程思雨、帝藏以及那十几名五阶的绝世妖王渐渐没入了地中,然后在殷雷控制下之大地又被分成了九层,殷雷早已经计算好了,以后整个断魂原数百万灵体都要移到这里来修行。
  然后众人又回到地面,接着殷雷心中一动整个天空大放光明,片刻之后空中无数阴气竟然转化成了灵气,随后各种五行元素元气互相纠缠,片刻之后一眼望不到边的亭台楼阁、山峦出现在众人面前,而且这些建筑还都是浮在云端的,接着殷雷又一层一层的修建,半个时辰之后他竟然建造出了三十三层建筑。
  “传说中开天辟地之时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降为地,在这里我的意志也可以重演天地,思雨,以后咱们就住在这最上层,地下阴气稍重就让那些修为低的灵体居住,等他们修练有成再根据修为一层一层向上移。”
  程思雨听了不由大喜道:“真是太好了,这里的世界只在你一念之间,以后咱们云游天下只要看到好的环境都可以在这里再重现,用不了多久这里就将聚集天下的所有美景了。”
  殷雷点点头道:“你先四处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完善,我和大师处理点事儿。”
  “好的。”
  程思雨说完兴冲冲的飞到最上层建筑里去了,殷雷则回头对帝藏道:“大师,我再为你们修建一处佛门胜地吧。”
  帝藏连忙双手合十道:“多谢佛子,他们就是我之前与你说过的******妖王,在远古时期他们几乎都是同境界无敌的存在,就算现在只剩灵体,也不比当年差多少,你现在完全控制了‘幽冥珠’,已经可以随时招唤他们出去了。”
  “多谢大师了,我还真到了用人之际,各位道友轩辕在这里先多谢了。”
  听了殷雷的话******妖王所幻化的人形个个都双手合十中喧佛号,虽然他们都长的稀奇古怪,但却个个身上表情庄严肃穆,那样子比修行百年的老僧还要庄严。
  于是在帝藏的示意下殷雷在‘幽冥珠’的西极之地仿建了一座大雷音寺,随后殷雷一张嘴吐出了三位美女。
  “灵儿、婉儿、莹儿你们你们看这里比之断魂原如何?”
  在殷雷的带领下三人在地下的九层世界游了一圈,然后殷雷又在三女的指引下为九层地下世界修建了无数的建筑,这里无数的怨灵、凶灵生活了数万年之久,阴气之重比断魂原高了不止一点半点,而且又被殷雷汇集到了地下,可以说这一界也没有什么地方能再比这里更适合灵体了。
  最后,殷雷将程思雨唤出,然后将‘幽冥珠’交给三女道:“你们立即通过传送阵回断魂原一趟,将大家全都接到这里吧。”
  随后殷雷又将‘幽冥珠’的控制方法传给三女,并告诉她们在断魂原留下一处‘幽冥门’以后他再想去断魂原之时就可以通过‘幽冥门’去了,那可比传送阵还要方便千百倍。
  当年帝藏就说过,‘幽冥珠’可以幻化无数‘幽冥门’,如果将这些‘幽冥门’留在世界各地,以后通过‘幽冥珠’将可以随时来往于世界各地。
  当三女走后,殷雷的目光不由落在了身旁的程思雨身上,他已经听东方清柔说过冰火神宗极为擅长双修功法,想起当年为了得到程思雨他用尽了手段,甚至不惜夜入妓院去学习一些勾引女子的手段,可最后还是在‘清心锁’的强大力量下败北,那时他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似乎感觉出了殷雷注视的目光,程思雨的脸开始羞红起来,但她依然装做没看到殷雷的目光向远处三女消失之处望去,可好她的脸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红,最后连耳根都红透了。
  “你还看……没看过啊。”
  终于,程思雨忍不住狠狠的一跺脚转身向后面宫殿跑去。
  殷雷听了却嘿嘿一笑道:“我就不信你能坚持下去。”
  说着,他身形一晃如影子般随程思雨向后面飘去。
  这是一间十余丈见方的巨大寝室,这世上除了皇宫可能没有什么地方的一间寝室也有这么大了吧?
  而此时程思雨却正低着头摆弄着衣角不知如何是好,任她已经做好准备为了让殷雷的功法进一步融合准备好与其双修,但到了最后关头她还是慌了。
  看着那巨大的龙床,殷雷却眼睛一转道:“思雨这床虽然大但却太普通了,你看个样怎么样?”
  只见殷雷随手一挥,一张数丈方圆的巨大上品灵石玉床出现在寝室中间。
  程思雨一见立即两眼发亮,女人对漂亮的东西抵抗力相当低了。
  “啊……这就是梦儿她们说的灵石玉床吗?真是太漂亮了。”
  殷雷见了遥遥伸手向旁边的龙床伸手一抓,上面的被子全都飞到了灵石玉床上,程思雨见了脸更红了,也就在这时一双强壮有力的大手已经将她从后面紧紧抱住。
  然后一股灼热的气息吹到程思雨耳旁道:“思雨……这一天我等了好久、好久了,现在你终于要属于我了。”
  感受到那熟悉的气息,程思雨身子都软了,她禁不住靠在殷雷怀里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当年二人在一起的一幕幕不由再次浮现在她脑海里,于是泪水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这一天她也等的太久了。
  ‘他心通’让殷雷准确的把握住了怀中佳人的情绪变化,殷雷眼睛也不由变得迷离起来,再看着近在咫尺如同羊脂白玉般的脸颊,殷雷只感觉一股热气从丹田升起,一切都有如当年。
  突然,程思雨睁开了那美得让人心惊的美眸盯着他道:“纵横……你这次有没有为我准备首饰啊?”
  “啊……。”
  殷雷不由想起当初为了寻得和佳人亲热的机会,每次都会寻来各种珍宝首饰以博得佳人一笑,可现在他身上哪有啊。
  只见程思雨轻咬樱唇稍稍将殷雷推开道:“没有首饰不准碰我。”
  看着怀里佳人娇俏的样子殷雷不由****上升,他神识立即在怀中的储物袋里一扫,当年在天坛山收的‘寒鲤珠’就出现在手中。
  此珠乃是极寒之物,刚一出现立即满室生寒,殷雷立即道:“这乃是千年寒鲤的内丹所练,对你们修练冰火之力的修士来说比什么都好,带在身上可以滋养身上的真元,让身上的寒气更加纯粹。”
  程思雨见了不由大喜,她轻轻接过道:“这就当是你送给我的定情信物吧。”
  于是殷雷趁着她将‘寒鲤珠’收起之时再次将她紧紧抱住,而他的手在划过程思雨那如天鹅般修长的玉颈时轻轻一颤,程思雨那挂在脖子上的‘清心锁’已经消失不见了。
  程思雨眉毛轻颤,她已经修到了五阶,任殷雷手法再妙也瞒不过她的感知,但她也知道殷雷这次的目标并不再是几十年前那样,他仅仅是怕‘清心锁’的功能在关键时候起反作用。
  一件件雪白的衣衫飘落在玉床上,随后二条人影也滚了上去,不久之后一阵急促的喘息声和一声沉闷的痛哼拉开了帷幕,床上的二人开始疯狂的扭动起来,似乎他们在发泄着憋了数十年的****……。
  ……
  十天后,梓木关以东白天竟然出现了无数的流光,那铺天盖地的流光一眼看不到边,等那些流光来到梓木关东面的关口时,整个天空都挤满了人变得黑乎乎的一片。
  当久败之中的众中洲大军看到竟然来了数十万之多的援兵之时个个都兴奋不已,因为他们知道这些人中修为最低的都是三阶,甚至有数万人达到了四阶。
  而最让他们兴奋的是……他们知道这期盼已久的援军不仅强大,而且还他们的首领一生未打过败仗,哪怕是在一年前在千贺山脉和提国大军交手也是同样大胜而归,他的名子就是已经被神话了的……轩辕无敌。
  于是整个梓木关沸腾了,所有人都欢呼着、雀跃着,似乎只要殷雷的援军来了胜利也就来临了,而这也正是殷雷所希望看到的,否则他也不会摆下这种阵仗了,两军交战士气极为重要。
  就在殷雷来到梓木关的数个时辰之后,在一座巨大的大殿里聚集了数百人,这里的每一个国家、或一个拥有五阶大能的势力都派出了数位代表,现在除四大世家和南方与巫国交手的江国、紫云三十一国联盟之外的中洲所有势力几乎都在场了。
  殷雷和张玉也在其中,而且这里也有一些他熟悉的人,以玄阳老祖等人为首的数十人看到殷雷时都毫不掩饰的露出了杀机。
  当然也有殷雷希望看的的司空姐妹和司空老祖、隐圣宗的清虚、身材丰满艳光四射的丁兰兰和清叶小荷、充满圣洁光辉有如仙子的兰心雨和一位美貌的中年妇女,可惜这种场合他们暂时还无法交流,最让殷雷心动的是他竟然通过心灵感应联系上了翩翩。
  与上次一样,座在最中间的还是十大门派的代表,虽然十大门派没有再次降临世间,但他们的力量依然不容忽视。
  还是空明子说话了,他轻咳了一声道:“各位,轩辕将军终于来了,他也带来了我们中洲最强大的战部,我们中洲除了还在南方与巫国交战的江国、紫云等三十一国联盟之外,几乎所有实力都在这里了,现在决一死战的时候到了,如果这次我们还不能打败西方诸国,那以后也就没希望了。
  可现在的事实是我们五十余国、四十多个拥有五阶大能的门派、三阶以上的修士和练气士就超过百万,这股力量应该怎么拧成一股强大的力量而不是一盘散砂呢?以后打仗不可能由大家近百代表一同商议,不仅时机稍纵即逝不易把握,而且近百代表也根本无法统一思想。”
  听了他的话下面众人虽然没象普通人那样嗡鸣声四起,但也没有人出声发言,显然正如空明子所言,这些国家、门派可是谁也不服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