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国际娱乐场 > 妖华乱世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北疆的震动

第一百五十六章 北疆的震动

    “这是贾员外你做出来的?”吟肃盯着贾天下的脸,似乎想看出什么。
  
      “我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贾天下也笑了。
  
      “那这是?”
  
      “借花献佛而已,二皇子何必深究那么多。”贾天下很明显并不想再提此事了。
  
      吟肃也知道从贾天下的嘴里是问不出什么了。
  
      “也罢,既然贾员外有办法,我也就放心了,不过,”吟肃状似疑惑的望着贾天下,“这个机器人真的能够凿开那么坚硬的花岗石吗?”
  
      “是否做得成,到时候二皇子不就知道了。”贾天下不以为意的说道。
  
      “既然如此,我就听贾员外的,明日一早,我就让人贴出告示,在北疆三城征集劳工开始挖河。”吟肃目光灼灼的盯着桌子上的茶壶。
  
      贾天下垂眸想了想,“若是二皇子直接就这样贴出告示的话,恐怕效果并不会很理想的。”
  
      “为什么?”吟肃不解,“这是朝廷下的令,并不是骗人的。”
  
      “关于这一点,你应该问问江大人,他会更清楚。”贾天下侧头看向吟肃身侧的江海生。
  
      “江大人?”吟肃回头看了一眼平静无波的江海生,下意识的又转回头去看贾天下,“这跟江大人有什么关系?”
  
      “不只是跟下官有关系,而是跟整个北疆都有关系。”江海生清清淡淡的吐出一句话。
  
      “我不明白。”
  
      “二皇子是不是忘记您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贾天下的唇角带着一抹嘲弄的笑容。
  
      “所有北疆的百姓都已经不再相信朝廷了,因为这里是被朝廷放弃的地方。”江海生的声音在吟肃的身后响起,震的吟肃浑身一颤。
  
      是啊,因为北疆地表贫瘠,一直以来都不能种植,没有任何的收入,每一年都会有旱涝灾害,最初朝廷还会每年从国库里面拨出一部分的银子来赈灾,后来愈演愈烈,朝廷甚至直接设立了北疆专项灾银,以此来帮助北疆的百姓。
  
      但是随着鸢国的国力越来越强,他的父皇也不再满足皇宫的里的一切,开始在各地大肆修建行宫,这样的情况下,朝廷的那些官员也是想尽各种办法从中获取利益,以至于后来的鸢国国库越来越空虚。
  
      但是他的父皇已经享受习惯了,根本不可能改变,没有办法,朝廷只能增加各地的赋税,减免朝廷的补贴,放弃了很多地方,北疆,就是其中之最。对于鸢国的朝廷来说,北疆不仅不能够为国家分忧解难,反而还会加重国家的负担,还不如放弃,任其自生自灭。
  
      但就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想来这里试一试,希望能够创出一番名堂,好让自己在朝中可以有势力与太子一较高下。
  
      “但是现在我来了,一切都会不一样的。”感觉到气氛的沉默,吟肃开口道。
  
      贾天下抬头,不动声色的跟江海生互相交流了一个眼神。
  
      “二皇子说的没错,所以我现在才会坐在这里,否则的话,”贾天下的嘴角带着笑容,却让看着的人心里发渗。
  
      “我发誓,这件事我一定会做得漂漂亮亮,绝不会让贾员外你失望的。”
  
      “既然二皇子这么给我面子,那我也再送你一份大礼吧,在你的告示贴出之后,我会找一个能够带动北疆城内百姓的人站出来,这样一来,北疆城内的百姓自然会踊跃报名了。不过不能让这些人无偿劳作,从开工算起,参加修建运河的人,男人每天二十文钱,女人每天十文钱,我们会提供喝的水和一日三餐。”贾天下正色道。
  
      “贾员外的这个法子甚好,有一个德高望重的人站出来就会一呼百应,这样一来,邻边的两个城镇也会跟着效仿的。”江海生点头道。
  
      吟肃却皱起了眉头,“那贾员外说的这个人是谁呢?”在北疆城内德高望重的人?据他了解的,似乎并没有这样的人物啊。
  
      “这个人二皇子你也认识。”
  
      “谁?”
  
      “叶青。”
  
      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吟肃就派出都督府的人在门外贴了一大张告示,写的就是昨天与贾天下商议好的事情。而且吟肃还担心这些人不知道怎么报名,直接将等级名册的地方搬到了都督府的大门口,让来往的百姓都可以看得到。
  
      这张告示一贴出来,整个北疆城都被轰动了,谁也没想到朝廷竟然会贴了这样的一张告示出来,上面还盖着官印,那就是真的了,所有人都挤上来看这个所谓的招工告示,可是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去报名,甚至连询问都没有。
  
      因为这是刚推出的第一天,吟肃很是紧张,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派出身边的近侍出去查看一番,看看有多少人报名了。但是两个时辰过去了,观望的人倒是很多,但是来报名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近侍才刚刚进屋,吟肃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怎么样,有人报名了吗?”
  
      近侍看了一眼吟肃紧张的脸色,有些尴尬的垂下了头。
  
      “还是一个都没有?”吟肃一看近侍的表情就知道了,因为这来来回回的好几趟,近侍都是这样的表情,所以他都已经摸的很清楚了。
  
      “唉,还真是被贾天下给说中了,真当是一个人都没有,看来这些人对朝廷也真的是伤透了心了。”再也没有一开始的意气风发,现在的吟肃垂头丧气的像个被人抛弃的孩子一样。
  
      “二皇子不用担心,贾员外不是说了吗,他会帮殿下处理好这些事情的。”江海生笑着安慰吟肃。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说动叶青,我看那个叶青倔强的很,不知道会不会来啊?”吟肃皱着眉,好像很担心的样子。
  
      “二皇子担心的是叶青有没有这个能力吧?”江海生憋着笑,慢悠悠的道。
  
      被人戳破了心事吟肃也不生气,这一点也确实是他所担心的,叶青不过是一个平民,真的能够影响整个北疆的百姓吗?
  
      江海生现在已经能够摸得到吟肃的心思了,看见吟肃沉思的表情就知道吟肃是在怀疑叶青的影响力,但是,“二皇子请放心吧,贾员外既然亲自出马就不会白跑这一趟的,而且叶青是北疆的花鼓之王,在整个北疆都是很有名气的,一定可以的,二皇子只需要静心等待即可。”
  
      “但愿如此吧。”吟肃苦笑,这种使不上力的感觉真是不好,什么时候他能够像太子那样左右朝局就好了,到时候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江海生垂头浅笑,只怕现在贾天下已经要得手了吧。
  
      江海生想的没错,贾天下已经站在了叶家的大门口,看着紧闭的房门,贾天下侧头对风月示意,风月就上前去敲门,站在另外一边的花鸟握住自己的手,显得格外的紧张。
  
      “咚咚,咚咚。”风月敲了两下门,侧耳倾听里面的动静,感觉到有人过来了,就往旁边站开一步。开门的正是叶青,手里还拿着一个小木头和一把锉刀,似乎刚刚正在雕刻一样。
  
      “你,”叶青看见风月,有些愣住了。
  
      “我家少爷要见你。”风月对待这些人的姿态还是很高傲的,并不理会叶青的话,转身看向贾天下。
  
      叶青转头,就看见了贾天下,连忙将大门打开,对着贾天下聚了一躬,“少爷。”北疆的百姓为了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也为了拉近与贾天下的关系,通常都是称呼贾天下为‘少爷’,只有官府的人才会中规中矩的称呼贾天下为员外。
  
      “不用这么多礼,我只是来看看你的。”贾天下脸上的笑容非常温和。
  
      可是这么清清淡淡的一句话却让叶青脸上的汗都要滴下来了。堂堂的北疆富商专门来看他,他又不是什么大人物。
  
      花鸟看见叶青这个样子,有心为他解围,“叶公子不用多礼,我家少爷说了是你看你的,你还不轻客人进门吗?”
  
      叶青茫然的看了花鸟一眼,然后又看了贾天下一眼,忽然反应过来,“哦,请进,少爷请进。”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旁边。
  
      贾天下轻笑一声,抬脚走进了叶家。
  
      叶家的房间并不大,里面就是一个院子,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只是在院子的角落里有一堆堆的木头,有些已经雕刻成了小东西,比如常见的猫头鹰,另外还有一些木头还没有动过,就摆在旁边。
  
      按理说叶青身为两届花鼓之王,家里的房子不说又多么气派,但是也应该是个大宅院,但是贾天下发现这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农家小院,就连房屋也只有两个房间。
  
      “我记得我应该有送一套临街的两进两出的院子给冠军吧,为什么这个院子这么小,而且位置还这么偏僻,这是谁安排的?”贾天下环顾了一周,扭回头问着花鸟。
  
      花鸟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叶青就连忙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少爷的确送了一套大宅院给我,不过我,”叶青神情闪烁,似乎不知道说什么。
  
      “有什么说不出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