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国际娱乐场 > 霹雳之儒门春秋 > 41 苍天怜见

  灰衣书生付乐书在选择自己住所这一方面,几与其师尊杜芳霖如出一辙。
  这处距离附近村镇不远也不仅、背靠青山面临河流的独门独院依旧也是屋舍在前、庭院在后的模式,完全不存在所谓的前院。同样的,厨房也被设在屋舍之前,而屋后的树荫与院子则单独成为居所主人用来休闲的乐园。
  而杜芳霖的这种习惯究竟形成于哪个时代,他自己也说不清。大抵是出于一种现代人注重隐私,以及不喜儒门过多礼数之迎来送往而造就。
  这一日按照惯例,一身粉嫩色彩不管年纪多大依旧满怀一颗扑通扑通直跳的少女心,曾经的灭定师太还俗后给自己取名剑子仙姬的仙姬姑娘,正如一只翩翩蝴蝶般来回穿梭于厨房和屋舍,正亲手调制今日三人份的十全大补汤!
  别误会,所有的汤都归属于剑子仙迹。至于其余两人,那只有喝粥的份。第一次勉强喝完那瓮汤,剑子仙迹险些表示希望付乐书能再度将其放回原地。而现在,疏楼龙宿来了。
  苍天怜见!
  龙宿你终于来了!
  还未等院子里剑子仙迹及时表达自己内心的如释重负,就听屋舍前对话在继续。
  “停步!你是何人?来此何事?”
  “疏楼龙宿。”
  “哦?你就是传闻中剑子的好友,儒门天下的龙首疏楼龙宿?”
  “正是。”
  “你是来找剑子的吗?真是抱歉,最近外面很多坏人来,剑子又身受重伤,我不得不多加小心。”听声音也知仙姬姑娘此时恐怕正在害羞。想想此时场景,位于后方的剑子仙迹心中忽然产生了不妙的预感。
  “耶……”果不其然,疏楼龙宿十分微妙:“剑子可在内中?”
  “在。就是不知起床了无,或者小叔你稍等,让仙姬前去唤人~”一身粉红的仙姬以袖掩面。那边疏楼龙宿如遭重击!
  小……小叔?!
  苍天怜见,龙宿,你且撑住!剑子仙迹抬头看天,意图想走。付乐书一步向前,挡住此人退路。
  疏楼龙宿似是恍惚了一段时间,三分试探:“姑娘是?”
  “吾名剑子仙……姬。”仙姬姑娘舞姿雀跃:“是剑子如今之中馈。既然龙宿你与剑子相交莫逆,按辈分可唤吾一声……嫂嫂。”
  原来是这样。
  一踏入这处屋舍,见此格局心中有数的疏楼龙宿冷不防遭遇如此重大之变局。华丽之宫扇慢慢迎风扇了三下,疏楼龙宿此时万分想见好友剑子仙迹之脸色,忽然十分期盼能有人一同分享这种微妙愉悦的心情。
  “原来如此,此事值得铭记百年……咳,兹事体大,看来吾应当将此消息通知佛剑分说,届时再来此地与汝叙礼!”已察觉屋舍后方三道不稳之气息,疏楼龙宿宫扇掩唇说完之后立即转身化光,不准备给剑子仙迹留下任何辩解之余地。
  龙宿!麦走!
  听吾解释,不可再告诉佛剑——
  然而剑子仙迹只见到一道熟悉之光影快而又快地消失在天际……苍天怜见,佛剑休来。
  “剑子?”仙姬转身见到爱郎,眼神明亮,含羞带媚:“原来你已起,这正正好,方才你的朋友走得太急,吾都未来得及替他奉上一杯茶……”
  剑子仙迹慢慢停下脚步,拂尘一扬,深深吸气:“确实。是走太急!”龙宿,千万麦在回来,否则古尘之利险险便要忍不住,有损情谊这样万万不可。
  “要替和尚准备素斋吗?”
  令神霄听闻佛剑分说要来,不由询问。那边付乐书抬手,一扇子拍在了道人头顶的发髻上:“这世上果然唯有剑子仙迹方能消受剑子仙姬。再不走,小心引火烧身咯。”
  之后三教先天再度相会。
  付乐书却再未出现,同时一起消失的还有不能动弹的魔将别见狂华。令神霄看着手中墨迹未干的五十张“大”字,内心复杂难言。
  夕阳西下,该回中原的人自然会回到中原。
  盘古玄窟内。
  素还真与杜芳霖看似终于商量好了称呼的问题,一个称呼“贤弟”,一个称呼“杜兄”。当然只是个玩笑,这算是彼此交流感情,并确认对方心性的手段。留守琉璃仙境的屈世途也终于等到了回来的人。
  “你怎么还在这里?”屈世途看看天色,再看看那个亦步亦趋跟着走进来的人。
  “留宿数日。”杜芳霖站在素还真后方:“可有茶喝?”
  真奇怪。之前这人神神秘秘,现下倒是赖在此地不肯走了。屈世途虽然觉得有些古怪,但看了素还真一眼,倒是觉得多一个人聊天挺愉快。“有有有,先稍等,马上来。”
  素还真刚刚踏入庭院,忽然停步:“屈世途,不用了。”
  一缕云气由后方而来,雾气瞬间淹没了半个琉璃仙境,便听锵地一声,明玥剑从天而降,笔直地坠落在杜芳霖身后。
  诗号还未响起。
  遁光一闪,杜芳霖顷刻间化光而走。云雾立刻被风吹散,连那柄突如其来的明玥剑也当场消失不见。
  “债主上门,杜兄好走。”素还真挥手道别。
  “这这这!”屈世途一时反应不过来:“素还真,发生了什么?”
  一枚桃花悠悠落地,化为风吹过尘埃显露三个字:下次见!
  真糟糕,蔺无双还是有找了过来,究竟是心有灵犀还是有人报信这个追究无用。
  杜芳霖其实也只是想多拖延一段时间。他请动蔺无双的理由是练峨眉将会出现,但这后手最终并未用上,看似愚弄好友,后果十分严重。
  夜色昏暗。
  “白云萍山不相逢,人间天上两稀微。黑河潮浪封明玥,不见峨眉蔺不归!”云雾之气再度卷来,行至半路,夜深人静。
  杜芳霖放弃挣扎,找了一处不着前后的荒野停了下来,转身等到了一柄出鞘之剑!
  被封黑河多年的明玥之剑,曾经与另外一柄白虹剑齐名,为昔日道境玄宗之论道比试上之获胜奖品。来自苦境道门的云飘渺蔺无双与当时玄宗内定继承人六弦之首苍以平手结束最后一场,两人平分双剑神兵。
  明玥,正为蔺无双所得。
  这柄青铜色微显湛蓝之光的古朴剑锋从白云雾气中穿透而来,笔直指向杜芳霖咽喉要害。墨骨折扇在胸前稍停一瞬,终究不曾升起半点格挡之动作。
  蔺无双脚踏雾气而来,拂尘一扫,明玥剑锋再向前指!
  看起来相当生气的样子。
  一言不发,还是在生闷气。
  “解释。”
  生闷气的人终究首先发话。蔺无双总不能当真将人一剑洞穿,朋友失情还未到这种局面。
  没有解释。
  暴露练峨眉的存在,不如继续留做底牌。
  “你这一剑,我有三种方法可以抵挡。”杜芳霖折扇开合,“并且是此时我根基不足,无法动用太多真元之时!”
  嗯?
  没有听到意料中的答案,也许蔺无双内心已经准备好听见对方不甚刻意的敷衍。看似神情冷淡的道者抬头,将目光投向对面依稀如旧的好友。
  “三个字,已成为你心中之魔障。”
  蔺无双收回明玥,转身向后。
  但后方声音持续不断。
  “若是这一次云人当真有事,你待如何?”
  蔺无双停住脚步。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人之本性,何必退让。”
  “你知道答案。”蔺无双微微回头,不带半点情绪。
  有回应就好。
  还好没有彻底成木头。
  杜芳霖在后方,声音似也不带任何情绪:“自以为是的退让可曾考虑过给对方怎样的压力?若吾门中有人如你这般,作为师长,吾会令其以情入赋,直至尽兴、尽情,方能得其天性而自然!”
  “你所言,吾皆知。”蔺无双直面向前,语气冰冷:“你不必再劝。”
  不是第一次说这些话。
  若能放下,早已放下。
  蔺无双道:“你可有骗吾?”
  杜芳霖折扇入手掌:“无。”
  这样就可以了。
  友情仍在,不需要执剑相问。云气再涌,一瞬凌空入天穹!蔺无双随即离开,看方向像是又回白云山。
  “难办。”
  杜芳霖是真心认为,这样一味逃避不是永久之办法。会拖累了天上的练峨眉,也让白云山上的自闭者自己将自己圈入了困境。可偏偏蔺无双不接他的茬。哪怕人已出山,仍然还是不肯接他的茬。
  应该还有办法。
  于是第二日清晨。
  刚刚回到白云山浩然居的蔺无双基本上与另一人前后脚。手上托着一个大木箱的老乞丐恭恭敬敬地在上回被剑风划出的分界线前停步,将木箱打开放在了地上。
  “这是一份吞佛童子。”老乞丐道:“师尊说,请前辈千万暂时照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