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国际娱乐场 > 宋元年 > 第一百二十三节:鲜血构血门

第一百二十三节:鲜血构血门

日落西山,一片剑光划破黄昏,让注视之人不由双眼生疼,不自觉流出泪水。
  在西边的雪白映自然在对方杀死第一人,出现那道恐怖的剑意的时候就感觉到,在之前心中还疑惑魏国到底是那位神圣领域强者到来,而现在看到那片炽烈的剑光与恐怖的剑意就明白。
  “星无痕啊”雪白映不由感叹道“一生专注于剑的男人,魏国还真的下本钱,既然让这个无法无天的人来了,就不怕把这天都捅破”
  星无痕这个名字对于世人来说很陌生,但如果说剑圣的话世人都要肃然起敬,就算是十八景的神圣领域强者也一样。
  雪白映收回注意力看向眼前,淡漠的神情渐渐严肃认真起来。城门中的那名戎族强者就算与平原上的戎族一样,但雪白映也不敢有任何的大意与轻视。那道隐忍不发的杀意与无意散发的气息,都说明那名戎族强者是神圣领域的存在。
  白雪纷飞从天宇缓缓飘落,美丽洁白宛如精灵一样,但却充满可怕的杀机,不断收割平原上戎族的生命。雪白映握剑前行注意力在戎族强者身上,只是当来到城门前与对方不过数步距离,那名戎族强者至始至终都没有出手,任由雪白映屠杀平原上的普通戎族。
  雪白映紧紧皱眉难以理解对方的想法,而且当来到城门前的时候,心中浮现而出不安的直觉,让雪白映不由看向城门后。只是那名戎族强者仿佛一片漆黑浓郁的夜色,就算身为神圣领域的雪白映也无法看清他的身后,无法看到城门的建筑与街道。
  “为什么会这样”雪白映不由想道。
  只是这个想法刚刚出现,突然天地为之震动一下,刹那间本来就寒冷的温度骤降。雪白映心有所感看向天空,只见一座巍峨的雪山出现天宇,无比的清晰仿佛是真实的存在。
  但是雪白映清楚那不过是幻想犹如海市蜃楼一样,但那座雪山带来的压迫与寒冷,就算身为神圣领域的雪白映,也不由的难以害怕起来。
  “这是...这是....”雪白映错愕道“大雪山”
  大雪山对于戎族是力量与信仰的源头,对于人族是破凡成修感悟的需要。
  咔嚓~~~~
  还未等雪白映有任何反应,突然耳边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犹如一把锁被打开,下一秒从涂城中出现八道清流,清流从大地上逆流天宇,流淌进遥远无尽的宇宙中
  雪白映猛然回头看向城门,那名驻守戎族的强者却消失,随即转身看向身后的平原,数万戎族大军早已消失,只留下无数的戎族尸体,死亡的戎族流淌而出的鲜血,汇聚而成一条条红色的小溪,在厚厚的积雪中流淌向涂城,与涂城矮小鲜红的城墙融为一体。
  看到一切的雪白映神色阴沉下来,如果还不明白其中的缘由,就真的枉为神圣领域的强者了。
  “可恶”雪白映低声怒吼道,难得出现这样的失态。
  雪白映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随即抬头看向平原的尽头,视线中三匹棕色马奔腾而来,来人自然不是陆启坤或者云鹤骑,而是陆启乾、青雀与伯苏。
  三人来到雪白映身前下马,三人随即行礼道“雪先生”
  雪白映点了点头道“山河界开了,戎族已经进去了,你们要加快脚步了”
  陆启乾三人顿时点头,他们在看到那座大雪山,还有逆流而上的清流后,心中就明白山河界被开启。三人行礼上马进入涂城,一路前进没有遇到丝毫的阻挡,甚至连一个戎族的士兵都没有看到,让三人不由的惊疑起来。
  三人警惕前进很快就来到涂城的中央,首先映入眼帘是堆积如山的楚人尸体,他们中有男有女有老又幼,双目睁开充满了绝望与苛求。
  “戎族,该死”陆启乾与伯苏愤怒道。
  青雀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泪水从眼泪中不断涌出,轻轻的抽泣起来。
  伯苏愤怒越过楚人的尸体,来到中央由鲜血构建的门,带着愤怒与仇恨进入其中。陆启乾轻轻怕打青雀的后背,用这样的方式安慰对方,双眼冰冷心中愤怒眺望那座血门。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青雀哭泣道“他们不过是普通人而已”
  陆启坤冰冷回应道“血海深仇,这就是人族与戎族之间的战争,也是我们修者需要担起的责任。”
  “可他们都是普通人啊,他们中有怀孕的妇女,有刚刚诞生的幼童,他们怎么可以这样的残忍”青雀抱住陆启乾泣不成声道。
  陆启坤轻拍青雀后背后冰冷回应“这就是我们祖先为何会奋起反抗的原因。”
  “走吧,我们进去”陆启坤接着说道。
  青雀离开路启乾的怀抱点了点头,在看一眼那些堆积如山的楚人尸体后,伴随陆启乾踏进血门中。
  而同时魏国的五位年轻男女也到来,他们来到中央后也是陆启乾与青雀的反应,只有为首的叫做青青少女神色冰冷看似无恙,但是双手握拳指甲嵌入肉中,可想青青到底是心中到底是多么的愤怒。
  “进去”青青沉声道,随即魏国五名年轻人踏足血门中。
  .................
  .............................
  夜色下一匹瘦弱的老马拉着一辆简陋的马车,在满是积雪的大地上缓缓前行,车夫有气无力靠在车座驾驭马车,车内一名身穿黑袍的人,安静端坐在车厢内。
  马车没有在寿水以东的官道上行走,而是在行驶在荒无人烟的路上,显然是有意避开某些人。
  很快当后半夜来临,马车来到了目的地,寿水东北方的白泽林。
  当马车停靠在白泽林外的时候,一名中年戎族从黑暗中走出,随即效仿中原礼仪向着马车行礼道“先生”
  一名戎族既然对马车行礼,而且从车夫就可以看出,马车中的黑袍人也是人族,这样的场面如果让任何人看到,一定觉的是自己眼花或者出现幻觉。
  马夫淡淡注视眼前的戎族,没有丝毫的害怕与慌乱,随即拉开车帘让里面的黑袍人走出。
  黑袍人走出马车看到戎族首领道“想不到既然是雪山部落的首领亲自来迎接”
  雪山部落首领叫做努,也就是仇的父亲,也是戎族现在的王。
  “先生之能担得起努亲自来迎接”努微笑道,如果不是戎族身体的原因,完全看不出来努是一位戎族。
  努继续道“看来先生就算如此隐藏到来,也没有躲过人族的间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