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国际娱乐场 > 大明资本家 > 第六十一章 五岁小儿

第六十一章 五岁小儿


  王定一已把话说到这种程度,李飞白哪还能不知是谁来了。心中一阵狂喜,暗道:“真是正想瞌睡呢就有人送来了枕头。”不过,他也没忘了王定一尚在流血的伤口,道:“王爷爷,我先帮你包扎伤口,不知你的止血药放在什么地方?”
  王定一指了指墙角的柜子,道:“都在那里放着!”
  李飞白打开柜子,只见里边整整齐齐放满了小瓷瓶,每个瓶子上都贴着个小纸条,上边写有药名。其中第三排第二个瓶子上边写着:“止血生肌。”他伸手正要去拿,忽然多了个心眼,想自己一个没读过书的农户,不应该识字啊!在下盘村时,他已在邓宝面前装过文盲,也就不在意多装一次。回头问道:“王爷爷,是哪一瓶。”
  王定一道:“第三排第一个瓶子。”
  李飞白只见上边写着去腐除肌膏几个字,知道王定一又在试探自己,但还是拿了那个瓶子过来。王定一一看,心下了然,暗道一声:“一个医者,怎么可能不识字?字都不识,又如何读医书开药方。而且,只要稍微懂点医术,拿药之后总要闻上一闻,以确定药物是否有误。他连盖子也不开就拿了过来,看来确实不懂任何医术,之前说的奇人赠药之事全是真的,并无一丝一毫欺骗。”
  眼瞧李飞白越走越近,王定一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道:“你瞧我的记性,不是这瓶,应该是第三排第二个瓶子。”
  李飞白转身换了药,给王定一敷上,又用手帕包扎完毕。嘱咐道:“王爷爷,一会药效扩散,你可能想睡觉,这都是正常反应。”
  王定一点点头,道:“我数日未睡,正好借此机会好好睡上一觉。只是希望药效等我会见过客人再起作用,不然就太失礼了!”抬头见王月轩还呆在屋里没走,道:“轩儿,还不赶快去请客人!”
  王月轩盯了李飞白半天,见李飞白又是敷药又是包扎,还与自己的爷爷相谈甚欢,警惕心慢慢松懈。听了王定一的话,赶快出屋去请客人。
  李飞白见自己的事该做的都做完了,接下来就等王定一与李言闻制出清凉油来,自己则坐等发财。便拱了拱手道:“王爷爷,那我就告辞了!”
  王定一一愣,道:“李言闻一来,咱们三个正好一起商量如何制麻药与止痛药,你怎么要走?”
  李飞白道:“我什么也不懂,留在这里除了给二位添乱,并无任何用处,还是回去静候佳音为妙!”
  王定一愕然,道:“飞白,这可是个青史留名的机会啊!你真的愿意不要这个机会?”
  李飞白想青史留名,有太多的办法。他现在只想赚钱,好让手机重获新生,道:“我只想赚钱,并不想要什么虚名。”
  王定一心道:“年青人就是年青人,等你赚够了钱就知道名气的重要性了。罢了,你既不想在此逗留,我也不强求。不过真研究出麻药与止痛药,写书之时,你的名字我一定不会忘掉的。”想到这里,他道:“人各有志,我就不送了。”
  李飞白转身朝门口走去,尚未出门已碰到王月轩领着一大一小进来。大的四十岁出头,小的不过五岁。想来,大的就是李言闻,小的则是李言闻的儿子。
  三人擦肩而过,李言闻冲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李飞白也连忙冲李言闻点了点头,算是回礼。这是,那个五岁小儿冲李飞白做了个鬼脸,李飞白也冲五岁小儿回了个鬼脸。
  王定一起身迎道:“言闻老弟,你怎么来了?”
  李言闻道:“老大人,我回老家。路过开封,想着离老大人家不远,就赶过来拜会。”
  王定一道:“你在太医院干的好好的,为何要回老家?”
  李言闻道:“太医院乌烟瘴气。老大人在时,言闻在你手下当差,还算干的顺气。老大人一走,言闻处处吃瘪,实在是干不下去了,只好紧随老大人步伐,跟着致仕回家。叹,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时珍,过来拜见爷爷。”
  五岁小儿走上前去跪下磕头,道:“王爷爷好!”
  王定一道:“时珍乖,起来吧!”
  五岁小儿又走到王月轩面前,道:“王哥哥好!”
  王月轩笑的嘴都合不拢,连连笑道:“时珍小老弟,哥哥带你出去玩,让爷爷与你爸爸说话好不好?”
  五岁小儿拍着小手道:“好啊!”
  王月轩将小儿抱起,两人朝门外走去。经过李飞白身边时,李飞白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直到五岁小儿爬在王月轩肩头,冲他挥手道:“哥哥,再见!”他才回过神来,连忙也给小儿挥手,道:“再见!”
  也难怪李飞白会震惊。既然所有的人问这小孩叫时珍,可见这小孩的名字是时珍。既然小孩的父亲姓李,这小孩一定也姓李。李飞白再孤陋寡闻,李时珍的大名也如雷贯耳,那可是写出本草纲目这部中医药史上丰碑的大神啊!
  而刚刚,李时珍竟问他叫哥哥,还冲他挥手再见。这份荣兴,要是再穿越回去,足够他吹一辈子了。
  李飞白浑浑噩噩出了王府,浑浑噩噩来到一家饭店,又浑浑噩噩吃了饭,脑子里只有三个字“李时珍”。
  他以为,凭自己的那一点学识,在大明朝不会碰到一个“熟人”,没想到来大明还没几天竟碰到一个“熟人”,大有他乡遇故知之感。
  既然李时珍在大明朝凭一已之力就能系统性的给中医学整个纲目出来,要是他稍加指点,李时珍说不定能创建个现代医学体系来。这是极其可能的事!为什么是李时珍写了本草纲目而不是其它人,足以证明李时珍是个医学天才,只是局限于大明这个时代,只知中草药而不知现代医学,所以仅仅写出了本草纲目而不是创建现代医学体系。现在他来了,要是给李时珍天才的脑袋里种下一粒小小的种子,等到开花结果,收获的十有八九是现代医学体系。
  最妙的是,李时珍此时只有四五岁,还是一张白纸,对什么都新鲜好奇,容易接受他的奇谈怪论。
  如果李时珍真的创造出现代医学体系,就能造福大明百姓,让大明的百姓少受一些病痛的折磨,继而提高百姓的平均寿命。当然,更重要的是创建出现代医学体系能赚多少钱啊?这个问题想想都让李飞白流口水。
  首先,卖药的收入就是天文数字。其次,再开些现代化的医院,收入还要翻番。
  李飞白直想的天花乱坠,坐在那里嘿嘿直乐。惹得饭店掌柜的和小二心里直犯嘀咕,这人该不会是个疯子傻子吧!等到夜幕降临,眼瞅着晚上的客上即将来吃饭喝酒,掌柜的才让小二去请李飞白出去,哪怕不要钱呢,也别让李飞白这个疯子吓到别的客人,影响了生意。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