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国际娱乐场 > 厉害了,我的皇后娘娘 > 第26章 过渡
一行人来到衙门口,只见头上高高挂着牌匾,门口站着数名手拿棒棍的衙役。
  非常地威严,非常地让人心生恐惧。
  郝眉却是不怕的。她刀里箭里来往过许多次,一点也不怕这种小小的阵仗。
  她一把扯过一边瑟瑟发抖的舒一凡主仆二人,拉着她们往里面走。郝眉这样子对待两个小姑娘,其实有点过分了。她自己也明白,可她就是要煞一煞这二人的威风!
  郝眉冷笑着开口:“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孔圣人说的话算数,还是律法说的算数!”
  孔圣人说到底只是一个普通人,这圣人二字又不是真的,说出来的话哪里具备法律效益呢?再说了,律法没说女人不戴帷帽出门就可以被人轻薄,倒是说非礼一个女人,将受重刑!如果把今天的事对簿公堂,有理的一方只能是郝眉一行人!
  舒一凡古板,但不傻,她立刻就想明白这里面的道理。
  她不能坐以待毙!舒一凡想了想,突然抓住了重点,她可没有非礼别人,郝斯年却非礼了她!
  于是她急急忙忙地说:“我不怪你非礼了我,只要你放过我,我就不计较今天这些。”
  郝眉得理不饶人:“你不计较我计较!”
  倒是朱瑄还记得郝斯年现在有点危险,连忙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大家都退一步。这件事跟舒小姐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也算是误伤,大家差不多就算了。啊?”说着就用眼神示意下人放开她们。郝眉想起来,也不吱声了。
  郝斯年有点不好意思,跟舒一凡道歉:“对不起,当时气过头了,不小心做了不好的事情。希望你能够原谅。”
  郝斯年生得非常好,塞北的风沙没能够蹉跎了这位难得的美男子,反而使他脸部线条深刻。他高鼻深目,琥珀色的眼睛温柔多情,定定地看着舒一凡,深情似海。
  舒一凡到底是个小姑娘,哪里能受得了这样的凝视呢?红着脸躲避开来。
  舒一凡退了一步,低身福了一福,便自己去了。小红跺了跺脚,扭身跟着去了。
  朱瑄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他哪里见过这种事。美男计啊!
  他围着郝斯年转了一圈,不得不承认这个小伙子有美男计的资本。他生得当真不错。
  他同郝眉讲:“野丫头你生得漂亮还真不是没道理的,你这个哥哥恐怕比古时候的潘安宋玉也不差多少了!”
  郝眉得意洋洋,郝斯年打断她:“这里还有一个呢!”
  郝眉倒打一耙:“都是你,害得我连正经事都忘记了!哼!”
  她一头的五彩绳编出来的小辫子,又是这种娇蛮的性子,可气又可爱,完全符合中原人对于蛮族女子的浅薄认识。
  朱瑄笑骂了一句:“小鞑子。”
  这句话好像一把钥匙,被锁住的前尘往事纷至沓来。朱瑄站在府衙门口,头上的太阳投射下来盛大而温暖的光。可回忆却想冰冷的潮水一般将他淹没。
  那些回忆让他手脚冰凉。
  他曾经也这样叫过一个人“小鞑子”。那个人叫郝眉。
  那个郝眉跟现在的郝眉很像,但又不太一样。
  那个郝眉眼睛里有很深的怨气,他不知道对方到底在怨恨什么。那个郝眉话很少,很多时候一个人待着,跟别人待在一起的时候,时常会露出疲惫的神情来。
  这个郝眉不一样,她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想生气就生气。自在得很。
  那个郝眉千里迢迢跟自己嫁到京城来,没有父兄照顾,远在千里之外的燕北只有她几个弟弟妹妹。她不仅得靠着自己,就连郝家,都得靠她支撑。她的担子很重,所以很多事很多话,想做却不敢做,想说却不敢说。重担压在她的肩膀上,她没有办法自在起来。
  朱瑄心疼那个被拘束起来的郝眉,他的小鞑子就应该无法无天,被关在笼子里,多憋屈啊!
  朱瑄静静地任由回忆将自己包裹。
  记忆里的郝眉带着皇后的冠冕,穿着大红的喜服,一步一步端庄地向自己走来。
  她走近了,盈盈下拜:“陛下!”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