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国际娱乐场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零七章 指引方向

第七百零七章 指引方向


      聂天的一缕灵魂意识,入驻冥魂珠那幅星图时,瞬间就有了发现。
  
      炎神殿地底深处,从那熔炉内飞出的残魂,在那幅星图的一片特殊区域。
  
      那片特殊区域,就是那座宫殿内,碎星古殿那座大型空间传送阵,第四个空间坐标的连接之处。
  
      那里,也恰是聂天如今所在的外域星空。
  
      那片区域,曾经被封禁千万年,是星河古舰都无法航行的奇地。
  
      他的灵魂意识,深入那片区域以后,那片区域就仿佛被突然放大了无数倍。
  
      他当时在炎神殿地底,从冥魂珠内瞧见的一点点幽光,也都成为硕大的幽暗光团。
  
      他隐隐知道,那幅出自邪冥族的神秘星图内,闪耀的光点,代表着一个域界星辰,黑色光点,则是代表着死寂的星辰域界。
  
      幽暗光点,却不明来历,大量存在于星图中那片特殊区域。
  
      如今一点点幽光,在他一缕灵魂意识进入时,变得极大。
  
      而那些强大的残魂,徘徊汇聚之地,就在其中一个幽暗光团处。
  
      他猜测,那几个特殊残魂所在处,定有独特之处。
  
      然后,他的那缕灵魂意识,又察觉到一点明耀光芒。
  
      那点明耀光芒,仿佛代表着他本人……
  
      为了确定这一点,他让乔昀曦再次驾驭“焰鸟”飞动,他站在“焰鸟”之上,随着“焰鸟”的呼啸,真的察觉到那明耀的光芒,悄然变幻着方位。
  
      他旋即明白,他本人在那幅星图内,也有准确的坐标方位。
  
      他的坐标方位,和那几个强大残魂聚集的那团幽光,相隔极远。
  
      但只要有星图存在,有自己的坐标,还有那处坐标,他就能抵达。
  
      那些特殊残魂所在处,或许和碎星古殿没有关系,也不是神火宗岳炎玺等人的目的地,可必然有着某种奇妙。
  
      认识到这点,他在“焰鸟”身上神情不断变幻,暗自犹豫。
  
      乔昀曦听从他的指唤,催动着“焰鸟”四处活动了一圈,见他怔怔出神,也就停了下来,疑惑地看着他。
  
      半响后,乔昀曦实在忍不住了,道:“你找到什么方向没有?”
  
      “有了一个方向,只是……”聂天也不隐瞒,实话实话:“那儿或许有些奥妙,不过和你们神火宗探察之地,可能没什么关系。而且那儿离我们很远,我们要是过去,兴许会和你们神火宗渐行渐远。”
  
      “你曾经来过?”乔昀曦愕然。
  
      “没。”
  
      “没有来过,你怎么有方向?你又怎么知道,有一个地方含有奇妙?”
  
      “我在我们陨星之地,从一艘邪冥族的星河古舰中,获得了这枚珠子。在这枚珠子内,藏匿着一幅辽阔星图,我们脚下这片区域,就是那幅星图当中的一部分。”
  
      “在那星图内,邪冥族特意标注了一处,我能通过自身的坐标移动,赶往邪冥族标注之地。”
  
      他的回答,让乔昀曦很是惊奇,“大长老邀请你过来,难道就是因为你手中的星图?”乔昀曦询问。
  
      “不是。”聂天摇头。
  
      岳炎玺邀请他过来,是因为他碎星古殿传承者的身份,岳炎玺在此地发现了和碎星古殿有关的东西,才会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地让雷天启催促他。
  
      乔昀曦戳着眉头,好一阵沉默,突然道:“你指引方向吧!”
  
      聂天一惊,“你确定要过去?”
  
      “我想,我们和大长老很难汇合了。”乔昀曦低叹一声,“极乐山出现了,那贱人又找到了神火符,这能够让极乐山的人,通过那一枚神火符,确定大长老的沿途方位。他们会不断收获新的神火符,尾随着大长老,抵达大长老探察之地。”
  
      “没有神火符,我们已经失去了和大长老他们汇合的可能性。”
  
      “与其没有目的的,四处漂泊,不如碰碰运气,去你所说之地看看。”
  
      “兴许,会有意外的发现也说不定呢。”
  
      聂天想了一下,也放弃了和神火宗汇合的念头,道:“那好,我们两个单独行动,希望沿途不会再次碰到极乐山的人。”
  
      “除非是虚域强者,不然有我的焰鸟在,我们都能轻易脱身。”乔昀曦傲然道。
  
      之后,就由聂天不时取出冥魂珠,不断辨别着方向,指引乔昀曦的“焰鸟”疾驰。
  
      他们渐渐脱离了极乐山活动的区域。
  
      ……
  
      “圣女,没有那丫头的踪影,她没有去第二个神火符所在的位置。”一块棱形陨石上,名叫冯禄的玄境后期强者,脸色阴沉,眼中充满了困惑,“我们的人,在神火宗大部队前行的区域,四处搜查,一无所获。”
  
      “找不到也正常。”穆碧琼眺望着远方,看着数不尽的各类陨石,道:“那枚神火符,她既然没有拿到,她就不知道神火宗的前行之地,也就找不到新的神火符。”
  
      “在那枚神火符失去后,她和神火宗的岳炎玺,几乎就断了联系。”
  
      “这里散落的陨石千千万万,焰鸟又太快,我们的人力也有限,在不清楚她的意图和动向时,想要找到她,无疑是大海捞针。”
  
      冯禄遗憾地说道:“那丫头天赋绝伦,小小年纪,便是凡境中期。百年后,她或许能突破到玄境后期,甚至有希望问鼎灵境。这次没能杀了她,等她活着返回垣天星域,在将来,她必然会是您的毕生大敌。”
  
      “我们极乐山和神火宗,向来不合,你和她之间,怕是要争锋千年。”
  
      穆碧琼淡然道:“我难道会怕了她不成?”
  
      冯禄尴尬地笑了笑,又问:“圣女,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不用理会她了,我们也尽快和大部队汇合。我们极乐山既然能得到消息,知道这片区域发生了变化,已能够进入探察,其它宗门势力,也有可能赶来了。”穆碧琼缓缓说道:“要是我们不慎碰到其它几方的核心力量,我们也要葬身于此。”
  
      “明白。”
  
      ……
  
      时间匆匆,转眼就过了三个月。
  
      这段时日,聂天指引着“焰鸟”,终日在疾驰赶路。
  
      期间,他不时以灵魂意识感测,但却未能搜寻到任何的生命气息。
  
      这片曾经被封禁千万年的神秘区域,像是早就被遗忘了,没有生命种族入驻,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灵材和灵药,一路上经过的数百大大小小的陨石,似被开采殆尽,毫无发现。
  
      聂天在这三个月,除了偶尔为乔昀曦指明方向,就是在日夜苦修。
  
      他在跨入凡境以后,结出的那一枚灵丹,始终在吸纳着灵力。
  
      时不时地,他也会观察星辰漩涡、草木漩涡和火焰漩涡,那三个灵力漩涡,已经可供容纳更多的三种属性灵力。
  
      这片神秘区域,没有种种天地灵气可用,可浩瀚星海内的颗颗星辰,却在亘古地外溢着星辰之力。
  
      星辰漩涡底部,扎根星湖的九星花,无时无刻都在悄然吸纳星辰之力,持续生长着。
  
      “还有多远?”乔昀曦询问。
  
      “慢慢接近了,再过一个多月,应该就能抵达目标了。”聂天答道。
  
      “希望在你给出的方位,能够有所发现,不然的话,我们只能原路返回了。”乔昀曦皱眉。
  
      一路行来,她以独特的器物,绘刻出了星图。
  
      要是在聂天指向之地,没有任何的收获,她就会依循来时之路,再次回到雷家布置的那座空间传送阵,从那里回归垣天星域。
  
      他们这趟的过来,没有乘坐星河古舰,而是依赖雷家的那座空间传送阵。
  
      她要回垣天星域,只能通过雷家的那座空间传送阵,再经过几次中转,才能抵达。
  
      两人再次沉默下来,数日后,突地在一块块密集陨石处,瞧见一艘金灿灿的星河古舰。
  
      那艘星河古舰,分明遭受了重创,舰体破损极为严重,船舰部分区域,还被陨石卡住了,动弹不得。
  
      相隔极远,乔昀曦就急忙停下,对聂天说道:“你感应一下,看看有没有人潜藏其中?”
  
      ……